《OPUS:灵魂之桥》:离别是为了下一次于银河相遇_游戏评测_巴士单机游戏
退出
单机
主页 > 游戏评测 > 文章正文

《OPUS:灵魂之桥》:离别是为了下一次于银河相遇

发布时间:2018/02/06 13:16:00 来源:巴士单机原创 作者:章鱼上校

 

“离别是为了下一次于银河相遇。唯有如此,我们会比较幸福。”

这是我在这游戏里最喜欢的一句话,《OPUS:灵魂之桥》则成了我最喜欢的独立游戏之一,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它的故事,一个关于孤独、坚持、责任、梦想与离别的故事,几小时的流程我完全沉浸其中,跟着主角一起起起伏伏,感同身受,尽管我早已猜到了故事的结局,我得由衷的赞叹SIGONO讲故事的功力。

警告:以下内容严重剧透

孤独常伴,梦想渐远

在《OPUS:灵魂之桥》的世界中,灵魂的归宿不是大地,而是宇宙的银河,这里的人们信奉着一个叫作“地球教”的宗教,“女巫”是宗教的代表,也是地球教的祭祀,她们会将这颗星球上逝去之人的灵魂与写有历代巫女的名字的卷轴通过发射火箭的方式一起送上太空,这样的仪式被人们称为“宇宙葬”,这是让灵魂解放的唯一方法,也是这个这个星球一年一度的盛事,这一天,人们会聚在火箭发射场的周围,观看整个仪式完成,而我们的故事也从这样的一次宇宙葬开始,故事的主角之一约翰这是还是一个孩童,宇宙葬也还是那个热闹的盛事,他自己也正跟着父母参加这场盛会,年幼的约翰虽然还未感受到宇宙葬真正的内涵,但他已经决定在未来成为一名像他爸爸那样的火箭技师,自己建造能够在宇宙葬上使用的火箭,可以说,这时在宇宙葬上的约翰是幸福的,因为他正跟他爱的人在一起,但是他却不知道,这是这颗星球上最后一次宇宙葬了……

一场毫无预兆的瘟疫袭击了人类,这场瘟疫过后,世界上的幸存人口不到万分之一,而人类的盛事宇宙葬,也因地球教和火箭制造业的消失而无限期延期,因此逝去的灵魂无法到达灵魂安息,只能徘徊在各个角落,等待着下一次宇宙葬的来临,但哪有那么容易……

22年后,我们的主角约翰只身生活在父亲曾经工作过的火箭发射场,不过这时的他已经不想在跟火箭扯上任何关系了,过去的美好的回忆现在成了痛苦,无数的灵魂徘徊在他周围呢喃,他受够了他们,他也不想做什么火箭,而是的梦想早已被末日的孤独替代,直到一个少女来到了这个已经荒废的火箭发射场。

  “我是地球教第46任女巫”

  “我想帮助所有人,送他们回宇宙。”

害怕孤独,不舍别离

芳是最后的女巫,是一个被教会冰封了19年的女巫,同时也是一位礼仪与技术兼备的地球教女巫,瘟疫之前她最大的爱好就是研究火箭的动力系统,可以说她一个拥有女巫身份的火箭技师,当瘟疫爆发的时候,教会把她冰封起来,作为最后的希望,可是这并不是芳想要的。

  “地球在上,请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地球教最后的女巫,这个责任的分量对于她来说或许太重,但她还是背了起来,一路从北方教会来到了约翰所在的火箭发射场,在这里她开始了她宇宙葬准备工作:她要造一艘火箭。

约翰对此嗤之以鼻,他已经不相信什么宇宙葬了,但周围不断纠缠他的灵魂让他向芳妥协了,于是他出门在末日雪地里搜集需要用到的材料,而她则在制造厂里制造火箭。

但制造一艘能飞上太空的火箭哪有那么容易,一次次的失败消磨了约翰的耐心,灵魂的纠缠让他越来暴躁,以至于让他忽略那里面出现的他应当熟悉的话语……而芳依旧是一面坚定不移的造着火箭,一面还要安抚越发没有耐心的约翰。

但其实芳并没有那么坚强,那么多次的失败也让她怀疑起了自己,自己或许并不是想做女巫……

  “芳,如果你醒来时发现我们不在了,我们的灵魂就拜托你了。”

这是那天长老对芳说的话,也是未来芳的责任,不论芳是否愿意……

芳在冰冻时其实是被其它人推进去的,她其实不想被冰冻,她不想作为最后的女巫,因为这样就再也见不到她爱的人了,她害怕孤独……

  “我不是天才女巫,我只是喜欢你们,喜欢研究火箭动力而已……”

  “黄金百年什么的,我不懂我也没有资格,拜托我不想离开你们!”

  “我不想带走你们!”

当芳从冬眠中醒来,约定好的同伴们却不见踪影,仅一瞬芳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自己成了地球教最后的女巫,自己成了孤身一人,之后还要送走自己喜欢的人们,这太残酷,但这是她的责任,虽然她在哭,在闹,但她知道应该怎么做,不论自己如何不舍。

失败再失败 责任与守望

就算是有瘟疫的威胁,约翰的父母依旧想要建造火箭让那些灵魂回归银河,但他们还缺少一块火箭需要的晶片,那是只有高尖端的城市才能制造的东西,约翰的父母想要冒险进入已被封锁的城市找到晶片,约翰不想让他们去,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可是他失败了,于是他的父母再也没有回来,约翰被交给他的大伯照顾,末日之后,连天气也变得诡异起来,大雪将至,镇上的居民准备迁徙,但约翰拒绝了,他一个人留在了火箭制造厂,尽管他已经失去了那份梦想,因为他的父母因火箭而死,因那份火箭建造师的责任而死。

  “如果成为火箭技师就得这样,那我永远也不会想成为技师。”

但约翰还是选择了留在这里,一个人孤独的留在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直到那一天林芳的到来,两个孤独又倔强的人相遇了。

约翰帮助芳制造火箭的原因很简单,仅仅是不堪那些灵魂的骚扰,虽然他也不知道这些灵魂为什么一直缠着他,但他知道如果能造好火箭,他的耳边也就能够安静了,而芳的理由更简单:责任,她身为地球教最后女巫的责任,她能看见其它女巫们的灵魂,所以她更不舍,但因为责任,她想让这些灵魂安息,就算她知道,送走他们,自己可能就真的只剩一个人了,所以她在多次失败后有了抗拒,但是:

  “我是女巫,我是第46任女巫……”

  “我的责任是把宇宙葬完成,只要拼命造火箭就好……”

约翰则在一次次失败中,变得越来越焦躁,越来越抗拒芳制造火箭,本来她就对火箭不报太大的希望,两个人能造一艘火箭是不可能的事,或许是他已经听到了那些灵魂里那些熟悉的呼唤……

勿伤别离,终会相遇

终于在第18次失败之后,约翰放弃了,冬天变得越来越漫长,而芳,为最后的零件冒着大雪回到了北方教区的圣山,那是她的苏醒之地,她要回去拿到最后的零件,完成火箭,完成宇宙葬……

  “我要用非女巫额身份跟你说:你这个软弱的混蛋,约翰!但别怕,我来救你。”

一周的时间让约翰慌了,他无法再承受另一次失去了,孤独又要来了,他选择去找她,沿着芳的脚步来到圣山脚下时,风雪已经让他看不清眼前的道路,也在这时约翰也终于想起了耳边的呢喃来自于谁……

  “就这样吧……你们就继续缠着我吧……我想我永远没勇气送你们离开……”

  “因为我是真的……真的太想你们了……”

幸好,就在风雪快要淹没二人之前,他们互相搀扶着回到圣山的教堂……二人的灵魂仿佛跃过了银河,他们看到了过去亲人的回忆,过去的宇宙葬和他们二人第一次的相遇,最后二人泪流满面,虽已忘却原因,但他们知道以后他们不会再有任何迷茫了,他们都真正找回了自己的过去,对于完成宇宙葬,他们不会再有任何问题了,因为他们不会再害怕孤身一人,不会再害怕离别。

  “我知道我们没有问题的……没问题的。”

  “明明到处都是问题……”

  “我们没问题的……”

  “好啦我知道……我们没问题的……”

感同身受的感动

  “人没有办法一直留在桥边,总有一天得离开。”

  “为了那一天,我们得替离开的人做好准备,约翰小镇的工厂得准备好火箭,女巫我得记住所有人的名字。”

  “因为这样的话,我们会过得比较幸福。”

  “幸福是什么?”

  “幸福是,不管是现在,还是明年,约翰跟爸爸妈妈,都能一起参加宇宙葬。”

这是一个关于成长、陪伴、责任还有别离的故事,SIGONO把这故事讲得真的很好,不论是游戏本身的剧情,还是游戏节奏和故事节奏的互相把控,都是恰到好处,游戏中的BGM也总能把你带到整个过程中去,就连片尾字幕的BGM配合上结局,暖心到我热泪盈眶,整个游戏好到我忘掉了这是一款只有4个小时流程的游戏,遗忘了它的缺点,让我满脑子都是故事和自己的感情,好到我能感同身受,连接起游戏的故事和自己的回忆,的确,幸福就是不管现在,还是未来,我们都能跟所爱之人参与生命中每一个美好的片段,但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相聚总会别离,我们或许要亲手送走所爱之人,尽管不舍,但我们仍要欢笑,因为“离别是为了下一次相遇。唯有如此,我们会比较幸福。”

最新更新



  热门专题 


 

推荐阅读